人工智能,“智”为何物?

玛格丽特博登(MargaretBoden)曾说,人工智能不是关于计算机的研究,而是关于思维与行为中的智力的研究。当前人工智能的发展能够在逻辑、识别、决策等具体领域达到人的聪明才智,但是目前学界对于人工智能中智定义的边界仍是模糊的。如果按照共时性的智慧和...

玛格丽特博登(MargaretBoden)曾说,“人工智能不是关于计算机的研究,而是关于思维与行为中的智力的研究。”当前人工智能的发展能够在逻辑、识别、决策等具体领域达到人的“聪明才智”,但是目前学界对于人工智能中“智”定义的边界仍是模糊的。如果按照共时性的智慧和历时性的机智和明智两种解释的划分,它究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算得上是智慧、机智和明智呢 ?智慧既包括逻辑思维能力,亦包括情感联想能力;机智要求智在短时间内的灵活性;而明智要求智在长时间内的远见性。从三种不同“智”的标准来审视人工智能的发展进度,以此反思人在人工智能这项新技术中所真正需要与期待的“智”究竟为何物。

西方哲学以二元对立的知识论看待技术价值,导致了技术乐观主义与技术悲观主义的对立。而马克思主义哲学从人的现实历史存在出发,认为技术价值不仅体现了满足人的需要,还体现了人的主动追求。它将技术视为一种文化形式,认为技术价值基本上是由其文化价值来决定的。文化价值意味着人对自己生命存在的文化意义的理解和认同。在人类中心主义看来,一切都是为“人”服务的。对此,人工智能的价值何在?或者换个说法,人究竟需要人工智能来做些什么?

人们本可以在没有人工智能的时代就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但是人们为了生活得更好、为了实现人的自由和解放而选择创造这样一种技术作为手段。这种手段之所以称之为手段,是因为它不本身不是目的。人并不希望建造出与自己抢夺资源的另一个自己,人们甚至恐惧造出相似的自己、担心造出比自己更加的自己后人的地位被动遥西蒙指出,人工智能属于实验科学的范畴,研究人工智能的终目的在于应用。所以,开发人工智能目的只可能在于将其应用于人类自身:一方面,人工智能有望为解放人的脑力劳动节省出时间,从而实现人们的自由愿望;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有望为人类生活注入新生力量,体现出人类向往的发展走向。

人工智能,“智”为何物?

自由时间的增多就意味着必要劳动时间的减少。以往传统技术为人们解放体力劳动做出贡献,而人工智能为解放人们脑力劳动提供可能。若想依靠人工智能来解放人的脑力劳动,就须得让人工智能拥有人脑的智慧、机智与明智。看似轻松简单的人类脑力劳动的背后,实则隐藏着人作为类存在进化而来的智的客观能力与智的主观需要的吻合。当我们想要机器拥有智能从而符合人类对于智的成果需要之时,既需要对于人的智慧、机智与明智进行模拟,同时又需要明确人对于智慧、机智与明智价值的需要。

其一,人们寻求人工智能来解放自身的脑力劳动,势必会发展到进而解放自身的智力劳动,这意味着人工智能须得满足人们对于智慧的需要。可以说,能够满足人的智慧需要的机器一定是通用型的人工智能。当前人工智能之所以被洛夫莱斯夫人所诟病,就是因为它不可以实现创造。而我们并不只是需要一个在给定框架内进行具体操作的机器,我们仍寄希望于人工智能机器可以实现“用心”地为人类服务。可见,人对于智慧的需要不仅体现在“深蓝”所擅长的数学处理抑或是“沃森”所擅长的语言常识等那种理性智慧能力上,也体现在诸如联想创造、直觉审美等方面的感性智慧能力上。

其二,如今依赖于大数据而发展的人工智能终究摆脱不了经验论的局限,而人们需要的是在一个动态系统中面对各种具体应用时都能够灵活应对的机器,这就意味着人工智能还须得满足人们对于机智的需要。董军认为人的某些直觉判断是通过一些经验知识获得的。那么为什么这种经验在人应用时可以做到举一反三、融会贯通,而机器却时常不能将有限的经验知识转化为应对各种其他未曾出现过的具体应用的密钥呢?无法在新境遇下灵活应对问题就无法真正承担起解放人类脑力劳动和智力劳动的重任,所以单单是这一点,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机智需要就尤为凸显了。

人工智能,“智”为何物?

其三,当前人工智能的发展既存在着物理伤害的风险又存在着伦理道德的风险,能否用长远的眼光考量问题并且做出明智的决策是人们为关注的话题,这便意味着人工智能须得满足人们对于明智的需要。在一篇名为“信任AI需要什么?”的访谈中,马克米切尔(MarkMicire)提到在消防和救援等方面对于一般技术设备的信任可以归结为可靠性和无害的能力。可靠性是指设备随着时间的推移重复执行相同任务并获得一致而准确的结果的能力,而无害的能力意味着它的安全性和低风险性。

作为具有特殊性的人工智能与一般技术相比,除了可靠性与无害性以外,设备的透明性和可解释性对于人的信任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在下围棋、玩游戏等具体领域方面,人工智能可以不必具有多么高超的“智”便可以轻轻松松地做到,然而在它给出人类不能完全断定的决策情况下,其不透明的决策过程使得人们难以信任。米切尔认为,即便是设备做出了错误的决策,只要我们能够解释其缘由,也是可以对于这种错误引发的信任危机进行修复的。

可见,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信任需要可以大致分为长时间的可靠性、旨向“善”的无害性与可理解的透明性这三个重要的部分。明智就是这样一种可经得起时间与实践的考验、可应用且适用于人类的智,可见人们对于人工智能中明智的需要与期待是不言而喻的。

本文由蜡笔聊炫科技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人工智能,“智”为何物?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新鲜事

北大正式成立智能学院,AI视觉大牛朱松纯任院长

2021-11-30 16:01:00

新鲜事

专家:人工智能开始对现实世界产生重大影响

2021-11-30 16:05: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